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zh19661966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用名徐智浩,现用名徐智豪,大场小学大场中学宝钢第一中学求学,之后读了对外贸易专科和国际金融本科,现宝钢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2017-05-16 20:53:53|  分类: 外国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本回忆录因系维特的亲历,所以真实,因维特的显赫地位,所以重要。但自恃始终忠于皇上的维特,其回忆录的出版却因皇上而经历了坎坷之路。

第一方面是农民企盼沙皇成为“开明皇帝”,但屡屡失望;第二方面是各色知识分子提出种种激进或缓进道路;第三方面,则有贵族和整个上层的抱残守缺,自然还有沙皇谋求永远执政,甚至想把“革命”一词从“字典里抺掉”;第四方面则是几近失控的日益强烈的工农反抗。维特虽显零散但依然真实的记述,对国内外政界学界多少年争吵不已的革命道路问题,不失为一部重要的参考书。

维特伯爵曾代表俄国政府与李鸿章谈判修建中东铁路

本回忆录作者谢尔盖·尤利耶维奇·维特(谢·尤·维特)伯爵,是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时期的宫廷重臣:1892-1903年担任俄罗斯帝国财政大臣,1905~1906年任俄国首位大臣会议主席。1915年2月28日在圣彼得堡辞世。不言而喻他是这两个王朝许多重大事件的亲历者,也是沙皇许多重大决策的目睹者和一定程度上的参与者,特别是1905年10月17日宣言的起草和十分脆弱的君主立宪的出现,日俄战争和1905年《朴次茅斯和约》的签订,以及战后为恢复帝俄经济而争取到的巨额国外贷款。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谢尔盖·尤利耶维奇·维特,俄罗斯帝国末期的财政部长,保守改革家。维特是俄罗斯帝国工业化进程的重要政策制定人,也是俄罗斯第一部宪法的前身《十月宣言》的起草者。

谢尔盖·尤利耶维奇·维特的名字为中国读者知晓,多半与他曾经代表俄国政府与李鸿章谈判修建中东铁路一事相联。而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大型回忆录,则十分详细而全面地记述了沙皇如何从其所谓“国家安全”考虑修建中东铁路,并从俄罗斯需要不冻港而策谋侵占中国东北,攫取旅顺大连。维特描述的史实,如仅仅利涅维奇一人就在抢劫故宫后从中国运回了十车厢“战利品”,主要是珠宝,这足以说明沙皇的对华政策。

维特关于俄罗斯与英国、日本在远东的角逐,以及他前往朴次茅斯与日本代表缔结和约的过程,对于研究后来苏联对远东国家的政策有重要的启示作用,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史料。本回忆录内容之丰富,涉及重大内政外交问题之深度与广度,诸如国内的动荡、流血的星期日、1905年10月17日宣言的发表以及日俄战争等,交相辉映,构成罗曼诺夫王朝在风雨飘摇年代里大厦将倾之际俄罗斯帝国的“清明上河图”。

对于俄罗斯的国内政策,如犹太人问题、宗教信仰、言论自由、普选权、教育公平等,本书都有详细介绍。

维特关于20世纪初美国之行的描写,不仅为读者描绘了沿路风光,饶有兴味的是对于了解一个多世纪前美俄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差异,提供了多视角的图景。

维特是致力于维持沙皇权柄的保皇派

维特以俄国社会为大背景展开自己的回忆,从出身家世说到官场沉浮。他把贵族和平民,追求改良乃至革命的人,激烈的或温和的党派,以及他们各自的政治主张与追求,逐一娓娓道来,没有修饰,平实中传达真情,且万花筒般令人目不暇接。

冗长的叙述中也有闪光的情节,如李鸿章针对霍登事件大谈他的为官之道。尤其难得的是,维特因其身份而能在不经意间把沙皇本人及其高官显宦的生活状况,他们对社会事态的第一反应,以及他们的日常精神面貌轻松自如地展示给读者:尼古拉二世的懦弱,天罗地网式的新闻检查和文字狱,警察制度的严酷及其对社会生活的粗暴干预,各阶层对争论不休的尼古拉二世改革(1905年10月17日宣言)的态度等。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尼古拉二世(1868-1918),俄罗斯帝国末代皇帝。其执政末期俄罗斯先后爆发了波澜壮阔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前者推翻了他的统治,后者最终结果了他的性命。

就是通过这一切,维特也不经意间绘制了一幅极好的自画像,展现了自己的面貌:一个“真诚拥护”帝制并一向致力于“维持至高无上”的沙皇权柄的保皇派。维特原原本本地记载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和高层动态,如俄国人因不堪政治无权、民生凋敝,或结党活动,或斩木揭竿“打土豪分田地”,或轰轰烈烈举行罢工等,在维特指尖汇成的是一股“革命浊流”,参与运动的学生成了“渣滓”,他甚至认为这些革命组织若不割掉“革命的尾巴”就没有前途等,不一而足。十月革命和苏维埃俄国的出现似乎一度证实了维特的预测,被维特咒骂的政治势力成了气候,但几十年后苏联的解体又不可避免地把人们引入无限的思维空间。

维特回忆录像是为沙皇尼古拉二世唱的挽歌

要写自己的政治经历,维特回忆录的画布上当然离不开皇上、宫廷重臣和他们的政治主张:其共同点是维持皇权,改革可以,但要按照10月17日宣言,实行君主立宪制。绝不走马克思主张的暴力革命道路,在保持沙皇统治的前提下逐渐改良俄国社会,这使人想起梁启超的“开明专制论”。

维特用很多篇幅再三强调10月17日已经给了公民自由,提出了普选制,开启了宽容的宗教政策等,他苦口婆心地劝告其同僚,哪怕放弃些许利益,退一步海阔天空,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否则社稷不保,“自下而上”的群众革命,特别是土地革命和他污蔑为“渣滓”的工人的革命将把皇室和王朝吞没在“革命的浊流”中。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维特档案》,谢·尤·维特著,李晶、王福曾等译,李玉贞审校,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在这方面,书中关于尼古拉二世把农民和农业问题重重拿起轻轻放下的记述尤其发人深省。作为一国之君,沙皇尼古拉二世鉴于农业的落后状况一直是俄国社会发展的严重障碍,有意建立一个农民问题的特别委员会,以启动此问题的解决。但是这直接触动了世袭领地拥有者的利益,遭到享有特权的贵族地主集团的反对,他们紧密团结起来,声称俄罗斯的存在就是为了“养活我们”贵族和富人。尼古拉二世选择了向富贵者让步的方针,从而阻断了任何改革的道路,社会动荡,民怨沸腾,结果他不仅于1917年二月革命后丧失皇权,而且1917年11月后不久,维特和权贵们仇视的“革命的浊流”把罗曼诺夫家族冲到了红色革命者刀斧下。整本回忆录像是为沙皇尼古拉二世唱的挽歌。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1917年3月8日-12日(儒略历2月23日至27日),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封建专制的统治。二月革命后出现了临时政府和苏维埃政权并立的局面。

从农民问题的角度看,维特回忆录的中文版尤其显得饶有兴味,亚历山大三世的改革固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俄国农奴受到的压迫,可是到尼古拉二世继位后的几十年里,这一举措对俄国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毕竟十分有限,农奴作为商品可以转赠、可以买卖的状况是有所改变,但要使他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使这个“人”有真正的“我”的“感觉”,却是遥远的社会任务。具有浓烈俄国特色的各种社会主义流派和活动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围绕着这个问题。

第一方面是农民企盼沙皇成为“开明皇帝”,但屡屡失望;第二方面是各色知识分子提出种种激进或缓进道路;第三方面,则有贵族和整个上层的抱残守缺,自然还有沙皇谋求永远执政,甚至想把“革命”一词从“字典里抺掉”;第四方面则是几近失控的日益强烈的工农反抗。维特虽显零散但依然真实的记述,对国内外政界学界多少年争吵不已的革命道路问题,不失为一部重要的参考书。

历史否定了尼古拉二世的君主立宪

对于中国读者,回忆录尤其具有启迪作用,因为长期以来人们被灌输的是由斯大林主持的联共(布)中央特设委员会历时8年编写的《苏联共产党(布)历史简明教程》中的观点,是列宁的观点。试以1905年革命为例。列宁认为那是“十月革命的总演习”。维特则把它称为“革命的浊流”并极其激烈反对苏维埃。事实是列宁在1905年就主张由俄国“唯一彻底革命的阶级”——无产阶级领导俄国革命。

他反对沙皇和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要求,称那是一种“迁延时日的、迟迟不前的、使人民机体中腐烂部分的消亡过程缓慢得引起万般痛苦的道路”。他主张用一种“迅速开刀、使无产阶级受到的痛苦最少的道路”,即推翻沙皇制度,并把“居民中的半无产者群众联合到自己方面来,以便用强力打破资产阶级的反抗,并麻痹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不稳定性”。列宁一派就这样在政治潮流中亮出了自己激进的旗帜。

列宁的亲密战友托洛茨基,就是1905年革命涌现出的精英,在圣彼得堡工人代表苏维埃主席的位子上与沙皇斗争过。20世纪20年代初苏联将托洛茨基有关这场革命的文章集结成册出版了《一九〇五》,其基调是热情讴歌激烈的工农运动。它给读者描绘的是与维特完全不同的景象。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托洛茨基是俄国与国际历史上最重要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之一。他不仅积极参加了1905年革命,而且提出了“不断革命”的主张。

1917年(俄历)10月25日俄国发生狂澜,苏维埃政权在革命的第二天颁布了《土地法令》,它表明,宫廷权贵们反对过的东西如苏维埃,成了新政权的基本制度和国策。俄国改良主义道路、尼古拉二世的君主立宪被历史否定了。从十月革命史研究的角度,维特的这本回忆录也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史料,引出新的线索,开阔了新的视野。

尼古拉二世曾阻碍维特回忆录的出版

本回忆录因系维特的亲历,所以真实,因维特的显赫地位,所以重要。但自恃始终忠于皇上的维特,其回忆录的出版却因皇上而经历了坎坷之路。尼古拉二世早就知道维特回忆录的存在,在维特尸骨未寒时,密令查封了维特的私人档案。熟谙沙皇脾性和警察手段的维特对他敬爱的皇上也存有戒心,在手稿处理上棋高一着——把它放到了国外,躲过搜查,保存下来,后人才能看到他的回忆录。关于这段故事,原版前言已有交代。

回忆录的某些章节曾经在俄国面世,那是维特故去5年以后的事。

1976年,我国商务印书馆内部印行的《维特伯爵回忆录》是迄今为止研究者广泛使用的参考资料。这个版本的俄文编选者阿·亚尔莫林斯基显然为了避免原稿的重复而将回忆录的顺序重新排列、压缩,故难以反映这本巨著的全貌。

李玉贞:俄罗斯帝国为什么会败于尼古拉二世之手?

《维特伯爵回忆录》(商务印书馆1976年版)

1981,新华出版社也出版了《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维特伯爵的回忆》一书,取材与商务印书馆版本相同,但篇幅较小。

现在读者看到的回忆录是据2003年圣彼得堡版本译出的,编者是俄罗斯科学院圣彼得堡历史研究所和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以巴赫梅捷夫命名的俄国和东欧文化历史档案馆,依据的是后者收藏的档案,没有删减,据俄文原文刊印,悉数发表。

新译本的学术价值,除了维特的记述外,还因编者的详尽注释而锦上添花。难能可贵的是,编者使用了俄罗斯国家历史档案馆的丰富资料,引用了历史学家们的研究成果,把有关重大事件的要素,特别是沙皇的谕旨予以介绍,并把维特记述中的明显谬误处或予以纠正或提供佐证材料,对某些观点之评判,无不鞭辟入里。编者考据之精细,史料之确凿,高达全书篇幅10%的注释量,使回忆录的价值更加明确,甚至可以单独辑录成书。(文/李玉贞,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苏关系、共产国际与中国关系问题专家)

(本文为李玉贞为《维特档案》译文撰写的译者前言,有删减,本号获出版社授权刊发,编辑:豆豆,文章标题及图片均由编者所加。)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